索尼网,中国海军,日志,玩偶,步兵

什叶派和逊尼派区别,叙利亚内战最艰苦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什叶派阿拉维人武装始终支持巴沙尔吗,为什么? <#21---->


时间:

叙利亚内战爆发准确的时间是2011年3月15日。当初叙政府军有30万人,主要将领均是什叶派族的阿拉维派。他们是巴沙尔政权的坚强后盾和支持者。

叙利亚战前总人口2240万人,阿拉维派只有246.4多万人,占比仅11%。可就是他们的牺牲精神有了今天的叙利亚。

叙内战爆发最艰苦的时候是2015年9月。叙政府控制1.7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18.5万平方公里10%不到。反政府武装“拉赫曼旅”逼近总统府最近距离300米。巴沙尔卫队和伊朗革命卫队誓死抵抗,才没有结束巴沙尔政权。

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以逊尼派族为主,最早成立的“伊斯兰军”是政府军的反叛军官组建的,有20多分支组成。各帮人马拉山头,纷纷投靠域外国家,借助外力以推翻巴沙尔政权为目的。阿拉维派团结一心,叙政府军和支持者民兵组织死亡近20万人,80%是阿拉维族。如果不做出这样巨大的牺牲,阿拉维派将在叙利亚没有立足之地。叙利亚内战本来就是外部刺激,内部宗教矛盾引发。对阿拉维派来说只有殊死一搏,别无他法。叙政府军现在有13万人,阿拉维派仍然占大多数,男人战死,女人上。目前,政府军实控地盘55%近10万平方公里。西北伊德利卜和阿夫林在最坚定的反政府武装手里,库族控制地区有与政府和谈的概率。这与阿拉维派族顽强精神,牺牲精神息息相关。他们只有一个信念——不团结在巴沙尔周围,勇敢作战就没有他们今天。


或许你也有这样的疑问:中东强人卡扎菲只抵抗了8个月就挂掉了,而巴沙尔却在更加激烈、残酷、复杂、诡异的叙利亚内战中顽强坚挺了近8年,不仅没有倒台、死于非命,还重新控制了全国70%的领土,并且在控制区的局势趋于稳定,将一部分的精力放在了国家重建的筹划上面。两者的结局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巨大的不同?除了俄罗斯、伊朗的派兵介入叙利亚战争,对叙利亚政府鼎力相助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那就是巴沙尔家族所在的阿拉维派在内战中思想高度统一,摒弃个人偏见与利益,全力以赴支持他们的代表巴沙尔总统,在作战中都很玩命,迸发出很强的战斗力与韧性。这是因为他们都很清楚,他们跟巴沙尔是同一条船上的,要是巴沙尔家族这条船被敌人击沉了,他们以及他们的家人,包括阿拉维这个族群,在恐怖组织、极端反政府组织的屠刀下巢倾卵覆!

叙利亚有库尔德人、德鲁兹人、土库曼人、亚美尼亚人、犹太人,但阿拉伯人占据了全国90%左右的人口,其中,阿拉维派人占了全国人口的17%左右,逊n派人则占比73%,是第一大族群。

同时,叙利亚也是一个宗教林立的国家,主要聚居在叙利亚西南部格兰高地与首都大马士革附近一带,占全国人口5%的德鲁兹人信奉德鲁兹派(什ye派的一个分支);信奉阿拉维派(什ye派的一个分支)的主要聚居在叙利亚西部的拉塔基亚省;主要聚居在叙利亚北部、西部与东部的占全国总人口的10%的库尔德人是逊n派;占全国总人口的73%的阿拉伯人,其中,65%的人信奉逊n派,另外8%的阿拉伯人则是基督徒。另外,叙利亚还有少量的犹太教信徒、希腊正教(东正教的一个分支)教徒。

黎巴嫩宗教学者哈尼法斯在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发布的报告中提出了一个观点,也是叙利亚爆发内战的最主要的内因:当国家处于弱势,教派主义就会崛起,人们回归到他们的主要身份——某个宗教的教徒。而一个社会的宗教派别越多,这个国家也就越虚弱!哈尼法斯的这个观点,对于任何一个多宗教的国家都是一个警示,无论是印度,还是俄罗斯,都是如此。

2011年3月,叙利亚爆发了内战,形形色色的反政府武装基本上都是有逊n派的阿拉伯人组成,而生活在叙利亚大中城市的基督教徒的阿拉伯人却都是巴沙尔的支持者,原因是他们不希望世俗化程度非常高的巴沙尔政府倒台——阿富汗塔利班上台后,以及伊朗1979年后的现状让他们历历在目,他们不希望叙利亚出现这样不可挽回的倒退。而巴沙尔家族所在的阿拉维派更是支撑叙利亚政府没有被推翻的三大支柱之一。

叙利亚内战爆发初期,叙利亚政府军的核心骨干全是阿拉维人:叙利亚政府军精锐之师共和国卫队全都是阿拉维人,叙利亚的特种战部队100%是阿拉维人,首都大马士革驻军都是阿拉维人,空军飞行员有98%阿拉维人,叙利亚政府军“战神”哈桑少将也是阿拉维人……正是叙利亚政府军的阿拉维人的浴血奋斗,才支撑着叙利亚政府这座“危楼”没有倒台,否则,也等不到俄罗斯出兵叙利亚,襄助叙利亚政府。

在内战爆发前,并不是所有的阿拉维人都支持巴沙尔,也有不少人对他不满,甚至也是他的反对者,希望他下台,结束阿萨德家族的统治。但是,内战爆发后,特别是叙利亚政府军节节败退的前几年,特别是2011-2013年期间,几乎所有对巴沙尔不满,反对巴沙尔家族统治的阿拉维人想通了一个简单道理:所有的阿拉维人跟巴沙尔家族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仅占全国人口17%的阿拉维人是少数派,一旦巴沙尔被推翻,占据绝对优势的逊n派掌权,阿拉维人的处境极为危险,一个普通的阿拉维人惊恐地表示,在极端分子眼中,阿拉维人被视为异端,他们以此为借口大肆屠杀。叙利亚政府军塔尔图斯基地司令穆罕默德上校用一种难以形容的决绝与悲怆道出全体阿拉维人的心声与抉择!他说:“阿拉维人除了战死外,没有退路与中间道路!”

战场形势最危急的时期,阿拉维人都做好了退守老巢拉塔基亚省,与极端分子打游击战的准备,幸运的是他们顶住了。

    相关阅读